你知道婴儿出生的后6个月吗?

我们在住所、实验室、操场、公园、地铁等各种场所观察过看护者与婴儿之间的社会互动。我们需要弄明白在最初6个月的短暂时间里,婴儿是如何成长为一个社会人的。在最初的阶段,婴儿逐渐学会了如何吸引母亲与他游戏,与他互动。他将成为维持和调节这种社会交流的专家。他将学会用于终止或回避人际交往的信号,或者暂时将其置于“等待模式”。一般来说。他讲掌握大多数基本信号和规律,以便执行这些“动作”,并且他能够与母亲保持一致,做出模式化的系列动作,产生了被我们看作社会互动的“舞蹈”。这种生物学意义上的舞蹈将作为他以后人际交往的雏形。
首先,讲一讲我们关注并且从中学有所获的一类互动。这些互动是一般的人际交往行为,发生在一位主要的看护者和一个不足半岁的婴儿之间。这些互动几乎是纯社会性的,它们也经常出现在其他行为之中,发生在意想不到的时刻。然而,正如我试图表面的那样,这些人机交往的瞬间在形成经历方面很重要,婴儿从这些经历中学会了如何与他人相处。下面是一个说明这种现象的详例,它将作为以后的参考。
母亲正用奶瓶喂她3.5个月大的儿子,大约喂了一半。在喂奶的前半段,婴儿一直在吃奶,很认真,偶尔看一下他的母亲,有时长达10-15秒。另一些时候,他懒懒地凝视房间四周。母亲一直相当安静,过了一会儿就看一眼她的孩子,间或长时间地看着他,但并不与他交谈或交流面部表情。她看他时很少说话,但当她转过来看我时则时常讲话,并且面部表情生动。
直到此时,母亲只是在喂奶,婴儿只是在吃奶,二者之间并没有社会互动。接着有了变化。母亲再看我、与我交谈的同时把头转向婴儿,注释着他的脸。婴儿此时正注视着天花板,但他利用眼角的余光看到母亲的头转向了他,于是就转而回视母亲。这种情形以前也有过,但现在他打破了节奏,停止了吃奶。他松开奶头,停止了吮吸,露出了很微弱的笑容。当母亲看到他面部表情出现变化时,她突然停止了谈话,眉毛扬了起来,眼睛也睁大了。婴儿也不再去吃奶,母亲一直保持着些许期盼的表情。这宁静、几乎定格的瞬间延续着,直到母亲突然打破沉寂,说“嗨”,同时把眼睛睁得更大了,把头朝婴儿扬了扬。几乎是同时,婴儿也睁大了眼睛,向上斜了斜头,微笑更明显了。母亲于是说:“喂,乖乖!乖乖……乖……乖……”她的声音提高了,“乖乖”说的更频繁了,后面的每次重复也表达了强调的意思。母亲每说一次话,婴儿就表现得更加高兴,身体也做出了反应,就像我们每朝气球里吹一口气,气球就会更胀一点一样。接着母亲暂停了下来,面部表情也放松了。他们互相期盼地看了一会儿,共享的欢愉渐渐消退,但在还没有完全消退钱,婴儿突然变得主动起来,想挽回这种欢愉。他的头突然向前倾斜,双手猛地向上举了一下,微笑变得更加明显了。母亲也被调动了起来。她身体前倾,张了张嘴,眼里闪着喜悦的光芒,说:“哦,哦,哦……你想玩,是吗?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还饿……不饿……不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他们继续玩了下去。
在一些简单的交流之后,母亲和婴儿显得更加祥和、愉快,互动呈现出重复游戏的形式。游戏如此循环进行下去。母亲向婴儿靠的更近了,俯身朝向婴儿,皱着眉头,但眼里闪现出愉快的光芒,嘴噘成圆形,随时准备露出笑容。她说:“这次我要让你笑起来。”她同时把自己的手放在婴儿的腹部,准备用手指“胳肢”他的脖子和腋窝,使其发痒,从而把他逗乐。当她俯身说话的时候,他微笑着,蠕动着,但总是望着她。即使在母亲给婴儿“挠痒痒”时,他们之间的互相凝视也没有中断。
当母亲又向前猛地俯下身子,也许是早了一点,比前几次都快。婴儿没完全准备好,一时还么有警惕,脸上表现出吃惊而不是愉快的神色,双眼圆睁,小嘴张开却不带笑容。他稍稍转了一下脸,但仍注释着母亲。当完成这个循环之后,母亲直起身来。她明白她不何故失败了,说不上产生了什么适得其反的后果,她感到非常沮丧。欢愉没有了,她靠回到椅子上有好几秒钟,大声地对自己、也对婴儿说着话,没有做什么动作,只是在进行评价。她随后又开始了游戏。然而这一次她没用手指去“挠婴儿痒痒”,而是在行为上更加有规律,节奏更加明显。她比较平和地靠近婴儿,眉毛、眼睛、嘴巴都带着丰富的表情。她不带任何恐吓感,却有一种“我要让你笑起来”的自信。婴儿的注意力再一次被她吸引。他开始露出从容的微笑,嘴微微张开,脸向上抬,双眼微闭。
在随后四次游戏中,母亲的操作几乎相同,除了在每次连续的循环中通过改变表情、声音故作悬念。比如这样:“我要让你笑起来”“我……要让你笑起来”“我……要让你……笑起来”“我…….要让…….你……笑起来”。婴儿渐渐地变得更有兴趣,两人不断提升的兴奋感之中既有欢愉,也有危险。在第一轮游戏中,婴儿被母亲滑稽夸张的动作吸引住了。他满脸笑容,眼睛从未离开母亲的脸庞。在第二轮游戏中,当母亲靠近时,他把脸微微偏离开,但仍在微笑。在母亲的第三轮游戏开始时,婴儿仍未完全恢复到面对面的姿势,他把头稍稍转开了。当母亲靠近时,他的脸转得更远,但他仍看着她,只是笑容消失了。眉毛和嘴角在微笑和严肃表情的变化间来回变动。随着兴奋感的上涨,他似乎进入了爆发性喜悦和恐惧之间的小道。随着道路变窄,他终于中断了与母亲的对视,似乎要使自己镇静一下,渐渐降低自己的兴奋度。他在成功地做到这点之后,又转而注释母亲,露齿笑。在这种暗示下,她兴致勃勃地开始了第四轮游戏,也是最有悬念的一轮游戏,但是结果证明这一次对他来说太过分了,将他推到了狭窄小道的另一边。他立刻终止了凝视,转身,脸也转了过去,皱起眉头。母亲马上看到了这点,当时就停止了游戏,轻声地说:“哦,宝贝儿,也许你还饿,啊,再吃点奶吧”。他回头凝视,面部表情也缓和了,又开始吃奶。这种社会互动的“片刻”就过去了,母亲和婴儿恢复到喂奶、吃奶的状态。
从这些“片刻”的分析中,我们得知,母婴间的纯社会互动-有时被称为“自由游戏”-在婴儿的学习和参与人间之事的最初阶段,属于具有决定意义的体验之列。在婴儿出生6个月后。这个阶段的工作就完成了。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