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书艺术家单田芳逝世,他是几代人的共同记忆

除了“嗓音在,而且怪”,他还有经历世事之后的痛快劲儿。

9 月 11 日下午 3 点 30 分,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,享年 84 岁。

单田芳 1934 年出生于一个曲艺世家,“从日本人、国民党那年代过来”,灾难频发,1948 年解放军包围长春,国民党守军13万人,老百姓 80 多万人困在城里,没水没电,弹尽粮绝。他们一家人冒险逃出城去,跑往解放区。

1954 年得以登台表演评书,在当地小有名气,靠这个使他定居辽宁鞍山。紧接着又遇上文革,打仗时飞机扔炸弹,炸弹还不定扔你头上。但“文化大革命”是无一幸免,谁都跑不了。

单田芳就是因为说错了话,成为“现行反革命”,被下放到农村。终究半生蹉跎。下放的地方穷中之穷,家里东西变卖到无法糊口,只能逃跑,一家在外漂流数年,靠女儿叫卖“水泡花”(即在罐头瓶里泡几朵小花而制成的简单工艺品)维持生活。

等到 1978 年,单田芳恢复名誉和公职,时年 44 岁时重返舞台,事业重新开始。一改过去在茶馆说书,单田芳开始在电台、电视上录制评书。

从鞍山广播电台开始,到其后全国 500 多家电台、电视台,他一生录制过《隋唐演义》、《三侠五义》、《乱世枭雄》等 100 余部,共计 15000 余集广播、电视评书作品。单田芳的评书说得妙,而且嗓音极具特点,并有一种经历世事后的那种豁达、积极的痛快劲儿。相比于其他说书人,他的评书被人评价为“嗓音在,而且怪。”这些作品受到几代听众喜欢,让他们保有关于评书、关于这些故事,以及关于单田芳的记忆。

在单田芳 76 岁时曾写作自传,自传名为《言归正传:单田芳说单田芳》。

他在其中写到:“说了一百多套评书,老是别人的故事,到这儿言归正传,说说自己。从日本人、国民党那年代过来,经历“文革”、改革开放走到今天,虽然没有什么丰功伟绩,让年轻人多知道点老一辈的个人史,我觉得还是有益。动笔太累,我还是习惯说书,口述着录下来,让助理整理成文字,有30多万字。完了我一看,人生其实就一个字:熬。”

他在其中记录过 20 岁时第一次说书的场景:

“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情况,我的心依然在激烈跳动,两眼发花,往台下一看,似乎每个人都长着两颗脑袋,现在已经到了背水一战的时候了,怕已然没用,我只好把醒木啪的一拍,朗诵了一首上场诗,接着就滔滔不绝地说书了,因为我对《大明英烈》这套书相当熟悉,完全可以倒背如流,所以忘词停顿的事是不存在的。

但是没有舞台经验,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语速相当之快,头一句话还没说完,第二句就冒出来了,说过十几分钟之后,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了,我发现很多人都注意在听,我抖个包袱也有人龇牙发笑,我的心这才平静了许多。板凳头儿是四段书,每段三十分钟,按规定,每说完三十分钟,演员就要休息一会儿,观众也好活动活动,上上厕所,可我太激动了,把这些都忘了,一口气说了两个多小时,忘记了休息,忘记了停顿。

虽然是数九隆冬,我浑身上下全都是汗,正在这时茶社的赵经理来在书台前,敲着书桌提醒我说:’单先生你跑到这儿过书瘾来了,你看看都几点钟了?’一句话把我点醒,惹得听众是哄堂大笑,我急忙说:“对不起对不起,今儿个就说到这儿吧,如果您愿意听我明天接着讲。”

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