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柳传志先生的致敬

1、柳传志本打算2008年退休,他的退休计划被联想集团突然之间的巨额亏损给搅黄了。2009年2月,柳传志在联想集团财报发布会现场宣布复出。这次复出,拯救了危机中的联想集团。

2、柳传志已经完成了他们那代企业家的使命,他走“贸工技”路线,是因为创立之初,联想先要活下去;如果当初选择走“技工贸”路线,联想可能早已毙命途中;他选择做大,是希望联想有足够的体量抵御风险;他选择杨元庆,是因为杨元庆在那时候是最合适的人选,而他手中只有杨元庆。

3、时至今日,柳传志执掌的联想控股(联想集团母公司),在投资上也是保守而非激进的风格。

第一部分

世纪之交最深孚众望的企业家柳传志,在继续享用了十几年尊敬、爱戴和赞美之后,突然之间变成了互联网上的“反动派”。事故源起于联想集团在5G标准中的投票迷雾,因为未全力支持华为,联想集团被定义为“卖国贼”,这使柳传志深感愤怒和挫败。

多年来,柳传志一直是一位温和的鹰派——他们那代企业家大都如此,创业之初便以振兴民族产业为己任。突然之间到来的口诛笔伐,让他措手不及。他随后发了一封公开信。他说,“今天我们不能容许有人朝我们泼脏水”,“践踏联想人的尊严,打击一个民族品牌的骄傲,我们所有的人,都绝不能、也绝不会有半分容忍”。他的解释和愤怒换来的却是更加猛烈的攻击和质疑,以及对其个人和家人的谩骂与羞辱,巨大的挫败感。

熟悉柳传志的人都知道,自1984年聚集11人创立联想以来,柳传志还是那个柳传志,他并未因为商业的成败改变初衷。他曾面对巨大挫折,也曾享受前所未有的光环。他被描述为企业领袖、IT教父,中国政府给予他的是“中国改革风云人物”和“全国劳动模范”,《时代》周刊曾评选他为“全球25位最有影响力的商界领袖”之一。他配得上这些称谓——至少在联想20周年的时候,确切无疑。

联想集团在2004年12月收购了IBM的PC业务,这使联想集团有机会成为PC业的巨无霸。经过几年痛苦磨合之后,联想集团果如人们所期待的那样,成为了全球PC产业当仁不让的霸主。这毫无疑问,也缘于2009年柳传志复出挽狂澜于既倒。

柳传志本来打算退休。2008年12月9日,联想集团收购IBM4周年的纪念日,柳传志出席一场纪念会。他说:“我原本打算12月底宣布退休计划,现在推迟了,会过几年退休。我把干企业当成乐趣,但是我有更有乐趣的地方,不会把着窝不走。”在2008年12月18日湖南卫视“致敬三十年”的晚会上,他既向“开拓的英雄”马胜利致敬,也给“未来的企业家”写信,感慨过去,期待未来。

“可能你们有的已经在路上了,有的还没在路上,就像30年前,我只是个普通的科技人,根本没有想到我们开创的企业会是今天这个样子。在过去的三十年里,我们有幸走上了一条创业的道路,更有幸亲历了一个伟大的时代。我自己快要退出这段路途了,对你们充满了羡慕和期待。羡慕的是,你们一上路就已站在一个全新的起点;期待的是你们会把我们的祖国带向世界的中心。”

他的退休计划被联想集团突然之间的巨额亏损给搅黄了。2009年2月,柳传志在联想集团财报发布会现场宣布复出,担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,原主席杨元庆接替阿梅里奥担任CEO。柳的这次复出,拯救了危机中的联想集团。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,柳传志事了拂衣去,将主席位置交还给了杨元庆,使其主席与CEO二位一体,独揽了联想集团的管理权。

第二部分

三十多年来,他已经为联想付出了太多。他创立了联想集团,并使之在世纪之交成为中国高科技产业的标兵和领头羊;他多次将联想集团从拉出绝地;他处理了接班人纷争,使杨元庆与郭为各就各位;他带领联想控股在香港上市……

然而人们还是觉得他错了——他犯了路线错误,不应该走“贸工技”路线,而应该像华为一样走“技工贸”路线;他不应该贪图做大而应该专注做强;他不应该选杨元庆为接班人,而应该选孙宏斌等人;他不应该倡导“在商言商”……总之,他“不应该”的事情很多,他所犯错误足以将他之前三十多年的贡献一笔勾销。

那些判官们其实并不知道,柳传志的确犯过很多错误。在联想在香港刚上市的那几年,它遭遇了好几次危机,皆因囤积内存条所致。每一次危机都足以将联想倾覆,变成废墟。柳传志逆转了局面,使联想重新成为联想,并且在世纪之交将自己变成了路标和纪念碑。

柳传志也曾错判了互联网的崛起。他有一次在演讲中说,光有信息高速路不行,还要靠物理高速路。他的错判使联想在互联网时代犹疑不决,最终错失了无数机会,其中也包括投资百度的机会,而百度一度是中国互联网霸主,今日的市值也抵得上十几个联想集团。

时至今日,柳传志执掌的联想控股(联想集团母公司),在投资上也是保守而非激进的风格。他在腾讯《财约你》的访谈中说:

“联想控股投资的方式战略挺清楚,除了我们的财务投资以外,在战略投资类型里,第一我们要先选不确定性中最确定的因素,让我们先把饭碗端稳。什么是最确定的呢?就是中国有几亿人口的中等收入的人群,需要消费,需要吃东西,需要有健康保证,等等等等。这些东西是不确定性中最确定的了。而且也不会因为业务模式的颠覆或者科技颠覆把它颠覆掉。所以在这方面,我们要下点功夫。光一个餐饮业就有4万亿,那就不得了。”

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的时候,联想集团也曾握得一手好牌,但为了财务报表,联想集团卖了它最具未来的移动业务,时隔一年后又再次买回来。经过了十年波折,联想移动最终变成了一个笑话——从时间上来看,这固然是杨元庆的责任,但以战略见长的柳传志,也并非毫无责任可言。

第三部分

除此之外,柳传志并不应该为联想集团的今日背负更多责任。他已经七十四岁了,垂垂老矣。他已经完成了他们那代企业家的使命。他走“贸工技”路线,是因为创立之初,联想先要活下去;如果当初选择走“技工贸”路线,联想可能早已毙命途中;他选择做大,是希望联想有足够的体量抵御风险;他选择杨元庆,是因为杨元庆在那时候是最合适的人选,而他手中只有杨元庆。

如果一定要为柳传志揪出一个真正的大错,那应该他所倡导的“入模子”文化。“入模子”使“贸工技”的联想变成了他所期待的“斯巴达克方阵”,使联想的每个人都变成了“小柳传志”、“小杨元庆”。这样的方阵里容不下孙宏斌、陈恒六,也容不下马云、李彦宏——假使他们曾经在联想走过一遭的话。

在这个凝结的文化场里,不可能会出现天翻地覆的创新,不会诞生微信、支付宝,也不会像阿里巴巴那样,布局了十年,培育出阿里云。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,中国的电子制造业,数十年来的路径都是“模仿—替代—超越”,电视机最初模仿的是日本企业,电冰箱模仿的是德国企业,电脑模仿的是美国企业。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,中国公司开始通过成本优势大打价格战,几乎同时在1994年至1996年间,扭转乾坤,形成了对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上的优势,然后步步为营,基本上完成了替代。

每个时代的企业家都有其时代所赋予的使命。柳传志的时代,其使命就是将公司做大,完成对跨国公司的替代。无论他做得如何,是否错失了其他机会,他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。他选择“贸工技”、选择“做大”,是没错的。只有个头儿大起来,才能完成替代,也才可能在未来完成超越。这是“用空间换时间”的游戏。

可是杨元庆承担着与柳传志不同的使命。他的使命是超越。他没有进行超越,反而在替代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,恨不得将联想的PC业务做成全球独一无二。一个不承担自己使命的企业家、一个背负着上一代使命的企业家,不是企业家,而是木偶。

杨元庆在联想集团最如日中天的2004年开始执掌联想集团的最高权柄,在这13年里,联想集团可谓江河日下,错失了PC互联网、智能手机、云计算多个机会。每次有热点的时候,杨元庆都会紧紧跟进,然而却始终没有坚持下去。作为董事局主席,他并不缺乏战略。他缺乏的是任正非所谓的“战略定力”。

柳传志喜欢足球,他在《财约你》的访谈中说:“其实我作为一个真正的中国的足球爱好者吧,第一重要的是一个好的氛围。90年代的时候,大家都特别关心足球,那就是认真在踢真的球。后来都变成踢假球了,记者也写假东西。这个氛围整个就坏了。这个氛围到底是由体制来决定,还是什么东西来决定这种文化呢?这个我觉得是第一位的。”

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柳传志就如同中国足球界的郝海东——他曾经是“亚洲第一前锋”,曾经品尝过“走向世界”(事实是,并未冲出亚洲)的美酒,曾经被无数人褒奖、拥戴和宠溺。如今柳已至暮年,郝海东业已成为往事,人们面对那些美好记忆的时候,剩下的只是唏嘘、惋惜和慨叹。

但是无论如何,柳传志都配得上我们一次致敬。在无数的口诛笔伐和诘责里,他还是1984年的那个柳传志,还是希望改变命运的那个工程师,还是对未来充满信念的那个青年人。他曾经在狐疑中前行,走两步退一步,也曾判断错了潮流,但他从来未尝改变过自己的底色。他是中国1.0版本企业家的象征,是中国商业文明的一座纪念碑。

他并非一位商业天才,时代偶然间点选了他,赋予他意义、恩赐他光环。如今时代已变,光环已经移动至更年轻的商业领袖头顶,他默默地退到舞台边缘,等待鸣锣谢幕,像老兵一样悄然隐去。

他已完成了他的使命。他是时代的企业家,而联想,是时代的企业而已。

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