处于19世纪经济衰退时期的纽约

现在的中国很像那时候的纽约

时尚杂志
19世纪的纽约

今天前往一个我去过的城市,但具体时代不同,是 19 世纪末的纽约,一个镀金时代的美国。我会带一本非常厚重的书——来自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家 Ron Chernow 写的《摩根财团》。

想去那个时代的纽约,可能是因为最近新闻事件的触发吧。总觉得现在中国给我的感觉挺像美国十九世纪末的“镀金年代”。那个时候,像洛克菲勒、 J.P. 摩根,斯坦福这些企业巨头,其实都是在很短的时间里,积累了人类历史上很难想象的一笔财富。

时尚杂志
19世纪的纽约

“镀金年代”这个词是 Mark Twain 发明的,但生活在那个时代的思想者和作家其实都很惨。因为整个社会非常地推崇物质,推崇金钱的胜利,又非常躁动,很少有人会花心思关注内心的感受或者是对内在世界的描述和追问。所以作家们常常是郁闷不得志的。

对我来说,过去十几年感觉就像生活在一个镀金年代。比如马云、马化腾,所谓的 BAT ,还有其他的一些符号,美团、小米、京东等。他们这些人和我们年龄相仿,但花很短的时间,可能在五年、八年之内就迅速地积累了上百亿的财富。这个东西在十多年前是不可想象的,因为我们从来都不会预料到中国人有一天会有这么大一笔钱。我们这一代人,包括下一代人其实都目睹了金钱的那种迅速增长和崛起。

当然所有的事情都有其代价,镀金时代这些所谓的巨头们,后来都饱受了他们所建立、催生起的镀金社会,一个撕裂社会的影响。洛克菲勒到晚年不断被各种人攻击,说他是垄断,很多报纸和媒体的记者都来指责他。 J.P. 摩根也一样,他虽然也参与了很多对金融世界的拯救,但在民粹时代到来后却被攻击成“强盗资本家”。声誉也是到后来才慢慢好转。

时尚杂志
19世纪的纽约

同样的问题也在中国开始浮现。中国镀金年代的寡头和巨头们,他们在前半生收获了无数的赞誉、憧憬、崇拜和渴望,但现在同样的这些情感中却夹杂了很多苦涩、愤恨和嫉妒的东西,甚至希望他们倒台。可以看到,整个社会的情绪在发生变化。

但我们与美国不同,因为美国把内在的愤怒或者苦涩转化成了一种社会的进步力量,所以才有了后来的进步主义运动,使美国成为了一个更成熟的国家。但我们的社会现在有一点处于十九世纪末晚期那种“ Zero Sum Game ”(零和游戏)的氛围中,感觉大部分人都有一种被剥夺感。如果没有好的制度和安排在后面做支撑,这些苦涩和愤恨不会转化成社会进步力量,反而会变成一种消耗。这些变化的发生让我很担心,所以想去那时候的纽约看看。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